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文案句子 » 表达纪念邓丽君短句子

表达纪念邓丽君短句子

阅读数:1人阅读

1. 帮我写篇小短文,关于邓丽君的本人很喜欢她,想写一些纪念她的文字


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的邓丽君,于七八十年代红极一时。

她的魅力就蕴藏在那甜蜜的嗓音和极富感染力的演唱中。她曾经在谈及成功的秘诀时说,“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,但是我唱歌的时候把我所有的感情,所有内心的感受,都用我的歌声表达出来了,不管是欢乐也好,寂寞也好,痛苦也好,我只是用歌声来表达的。

” 邓丽君逝世后,一些团体和个人为邓丽君在网上建立了许多专门的怀念网站、网上纪念馆等,介绍她的生平、歌曲、影视活动、图片等,以及一些怀念邓丽君的文章。其中有一个“邓丽君之墓”的网站,访客登陆后,可以为邓丽君献花、上香、点烛、点歌、留言,悼念这位杰出的女歌手。

在“万民树”和邓丽君怀念网站、网上纪念馆和“邓丽君之墓”的网站上,人们可以看到许许多多充满感情的留言。 台北的一位叶姓的歌迷写道:“你的风采依旧,你的歌声百听不倦,再见你也许只能在梦中。”

一位署名“张文豪”的歌迷写道:“你的歌声如涓涓细流,流入人们的心头,让人不禁想去寻觅它的源头。 ” 自称“小妹晴媛”的歌迷写道:“盼能为你传达一些声音,以及您未完成的梦,永远爱你的生生世世歌迷。”

一位名叫“高碓小如”的歌迷写道:“邓姐,虽然你已离开,但相信只要提起邓丽君三个字,没有人不会说:美声,美人!你就是这样常在人们的心中,我们永远爱你。 ” 一位署名为“君迷”的人写道:“邓姐:我常幻想,幻想你能同我采一缕日光,在漆黑的夜晚,点燃我心中的希望,让我枕着憧憬和安然进入梦乡。”

一些歌迷写道:“邓丽君小姐:你的甜美歌声常回响耳旁,你亲切的笑容常忆心头,你是我们的骄傲,我们的荣耀。 想念你。”

“你唤醒了两代人的爱情,你歌颂了两代人的情怀,人民怀念你。” “伊人已故,歌声永存!” “愿你在天堂依然美丽。”

还有用邓丽君的歌词怀念邓丽君的留言,“任时光匆匆流去,我更在乎你,心甘情愿。 ”“你问我爱你有多深?我爱你有几分?我的情不移,我的爱不变,月亮代表我的心。”

“我想你,姐姐,不知道何日君再来!” 对邓丽君的怀念,不是为了忘却,而是为了牢记。 女郎你为什么 独自徘徊在海滩 女郎难道不怕 大海就要起风浪 啊不是海浪 是我美丽的衣裳飘荡 纵然天边有黑雾 也要象那海鸥飞翔 女郎我是多么 希望围绕你身旁 女郎和你去看大海 去看那风浪 重温她的那些用甜蜜嗓音演绎出来的极富感染力的歌曲,把那段已成为历史的岁月,寻找回来。

一年又一年,人们一遍又一遍地被邓丽君感动着,被美妙的旋律甜蜜的歌声感动着,被封存了的历史记忆感动着。 我在这里怀念,怀念那个在海滩漫步的女人。

我在这里怀念,怀念她的歌声,怀念那一段永不结束的历史。 天堂里的你啊,原你能听见我的祝福,祈求你在天堂的日子不再忧郁。


2. 赞美邓丽君的句子有哪些


赞美邓丽君的句子如下: 1、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像一朵水莲花,不甚凉风的娇羞。

2、天籁之音,如夏花灿烂,如秋叶静美。 3、如兰花般静静的绽放,中国古典美完美的体现。

4、她那轻柔的、婉转的、缠绵的、曼妙的、略带凄凉的天籁之音,一直荡漾回响在歌迷们的心田与耳畔。 5、从小就喜欢邓丽君的歌,从上世纪开始直到现在,也是百听不厌,她的歌声更是留在许许多多的人心中。

6、她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感觉,在她十几岁的时候是那种青春气息的那种嗓音,随着岁月时间的沉淀,嗓音变成熟了。 7、邓丽君的歌具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,如高山飞瀑、潺潺溪流。

8、她的声音清纯,温和,就像是在和自己说悄悄话一样,让人能够安静下来倾听她的涓涓细流般的声音。 9、邓丽君的美是那种很亲切很有亲和力的美,她的美不带有任何侵略性质。

10、她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优秀品质有温柔大方、亲切庄重、典雅秀丽、温和恬静、敬业乐群等。 11、她的魅力就蕴藏在那甜蜜的嗓音和极富感染力的演唱中。

12、此曲只应天上有,此人亦只应天上有,她确是一个错落凡尘的仙子,是一个女人中的女人,那种美丽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。 13、邓丽君是兰花,是最后的古典。

14、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,有邓丽君的歌声,是神赐的福祉。 15、邓丽君最值得传承的地方,就是她那没有人能取代的歌唱色彩的精髓。


3. 求代写一篇关于怀念邓丽君的文章


喜欢邓丽君,每天都要听。

感觉她就像一个老朋友,好朋友,和亲密的挚友,一开口,就可以进入你的心底,毫无距离,只有亲切和美感。那是来自一个时代的幽远吟唱,亦是深沉情愫的发酵流香。

感谢她的歌,筑起了上世纪80年代的恒久记忆,飘扬着优雅的感动。或许,是她,第一次,告诉了那时的我们,什么叫通俗音乐的美——那来自于旋律,来自于唱腔,来自于真诚,来自于情感的美。

她是个精灵,是个天才,是个给上帝唱摇篮曲的天使,不小心,跌落了凡间…… 对邓丽君的最初印象,是7,8岁的儿时——80年代末90年代初,那时爸爸总喜欢用唱片和录音机播放她的歌,幼小的我哪里会喜欢。电视里也经常出现她的身影,看着她的扭动摇摆,那时的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——如果用现在的话来形容,那时的感觉就真真应该是:这个女歌手好“浪”! 正是这种“浪”劲,使得那个年代不少人觉得她有伤风化,是个“妖女”,是资本主义的腐朽文化。

艺术和政治联姻,是最不幸的婚姻之一。而一群人对某个人的偏见——虽然这群人可能对这个人完全不甚了解,不过这无关紧要,只要你进入了他的视野,引起了他的不爽,他就可以把你扭曲成主观的皮影,操纵着你,任由他处置。

邓丽君在台湾在日本演出的时候,似乎绝不会想到,有多少人对她恨得咬牙切齿。不过,这很可爱,就像她一样可爱。

一直觉得那个年代的人很可爱,连愤怒和厌恶都是那样的真诚,没有做作。 但是,这个“妖女”太有魅力了,她已经用她的魔力迅速浸染和征服了这个广袤大陆上的很多人——包括同行的歌手,和那些遥望她的听者。

是她,让华语流行乐坛多了一种最达致美感的声音;是她,让大陆人干渴的灵魂多了一泓甘美的清泉;是她,登峰造极了一种悠扬婉转的美妙天籁。 她不仅是台湾人的,还是东南亚人的,也是大陆人的,又是日本人的。

这很奇特,一个歌手,用她的音乐,联结了多少陌生人的心。这只能说是伟大的艺术造化,她是艺术家。

散发出无限的魅力和美感,可以击中和穿透人心里那种共同的东西,换句话说,可以改变人心,让人心变得软弱,少去了很多的怨恨。而有生之年,没能到大陆来,还是让很多人倍感遗憾。

不知她是否,也这样觉得。 1995年的夏初某日,我拿到了一份最新的广播电视报,看到一则新闻:台湾著名歌星邓丽君在泰国猝逝。

我记得很清楚,那会儿我是小学五年级,不知为何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新闻,跑过去告诉妈妈——邓丽君死了!妈妈正在洗碗,回过头来,用袖子擦擦额头,说,是么。我也很快忘记了这件事。

后来我渐渐长大,依然经常听到她的歌。有一点感觉,这个女人唱歌有点隐隐的嘶哑之感,气喘不过来的样子,有一丝压抑。

小时候奶奶给我说过,人的气是有限的,你都喘完了,就该死了。不知,是不是因为她唱的太多,所以过早的用完了气息,才弃我们而去,连个招呼都不打。

或许,这就是上天加给天才的砝码,为了和平常人的天平均衡,给她最大的祝福,也给她同样的诅咒,像童话里,最美的公主,总有最不幸的遭遇。她就是这样一个乖巧可人的公主,被命运的巫婆拉走了。

留给多少人的,只是昏天暗地。每每想起她的诀离人世,都有无限的悲凉。

虽然想快乐,幻想着她去了另一个世界,继续唱歌,继续神圣的事业,可是,为何,心,仍是沉重的飞不得…… 她的《香港之夜》《小城故事》《甜蜜蜜》《采槟榔》《思君》《漫步人生路》《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》等等,太多了,挑不出最爱。但一种情愫,却可从这些歌曲中提炼——爱情。

在她的嘴下,爱情被演唱得如此美好诱人,甜美多汁。我宁愿相信爱情的降临,在这个虚荣浮躁的大千世界的心灵舞会上,就像我坚信她会复活,在某一天——打开门,是她笑意盈盈的向我们走来。

可她自己,经历了几段情,伤痕多多。这是宿命么,一个天才,注定要为上帝的梦想工作,孤独是她灵魂无法拒绝的标签。

不过,我如果不会放大她的力量,也就不会放大她的悲伤。只是,她的魅力无法否决,就像她的悲凉,也无法涂抹。

一个英雄的呐喊,能有多振聋发聩。而你看这一个弱小女子的歌声,穿透了多少人的心胸,穿越了多少时空。

这就是天才的力量,我们应该敢于命名一个天才。 没有谁能超越她,就像我们回不到从前。

天才不常有,生活常在。一个天才离开了,留下了很多美妙的歌语,婉转悠扬的唱响,编织着真善美的情愫。

她丰富了我们的生活和精神世界,享受我们的审美体验。也正是她,影响了一大批同时代和后来的歌者,激发了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使得华语流行音乐风格更加完美多元。

这天才就像上帝王冠上的宝石,闪耀着自己,照亮了世间。突然发现我的邻家女孩像一个人,她甜美,她醉人,她婀娜多姿,她亭亭玉立。

她就是生活之美的塑造者,她就是心灵之美的唱响者。 如果有一天,我去台湾,一定要给她送上一束花,还要把耳朵贴在地上,听她唱歌。

思——君魂归何处? 念——何日君再来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