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文案句子 » 表达童话剧的句子

表达童话剧的句子

阅读数:1人阅读

1. 形容话剧的句子


关于话剧的经典句子1、你是否曾经有过刻骨的思念之情,几乎带来肉体的疼痛,把你和周围的一切隔绝,四周的景物变浅变淡,慢慢褪去颜色。

有时候你觉得它把你封闭得太厉害了,让你几乎喘不上气来,你会不顾一切地想用针把它刺破,哪怕是扎出一个小孔,至少让你透一口气。奇怪的就是,他既是那根针,又是包裹我的那个口袋。

——廖一梅《琥珀》2、他有着小动物一样的眼神,他的温柔也是小野兽一般的,温柔违反了他的意志,从他眼睛里泄露出来。他自己彷佛也意识到了,为此羞愧似地故意表现得粗鲁无理,就像小野兽朝天空龇出它还很稚嫩的利齿,作出不可侵犯的样子。

——廖一梅《恋爱的犀牛》3、一切白的东西和你相比都成了黑墨水而自惭形秽,一切无知的鸟兽因为不能说出你的名字而绝望万分,一切路口的警察亮起绿灯让你顺利通行,一切指南针为我指明你的方位。——廖一梅《恋爱的犀牛》。


2. 形容话剧的句子


关于话剧的经典句子

1、你是否曾经有过刻骨的思念之情,几乎带来肉体的疼痛,把你和周围的一切隔绝,四周的景物变浅变淡,慢慢褪去颜色。有时候你觉得它把你封闭得太厉害了,让你几乎喘不上气来,你会不顾一切地想用针把它刺破,哪怕是扎出一个小孔,至少让你透一口气。奇怪的就是,他既是那根针,又是包裹我的那个口袋。——廖一梅《琥珀》

2、他有着小动物一样的眼神,他的温柔也是小野兽一般的,温柔违反了他的意志,从他眼睛里泄露出来。他自己彷佛也意识到了,为此羞愧似地故意表现得粗鲁无理,就像小野兽朝天空龇出它还很稚嫩的利齿,作出不可侵犯的样子。——廖一梅《恋爱的犀牛》

3、一切白的东西和你相比都成了黑墨水而自惭形秽,一切无知的鸟兽因为不能说出你的名字而绝望万分,一切路口的警察亮起绿灯让你顺利通行,一切指南针为我指明你的方位。——廖一梅《恋爱的犀牛》


3. 描写话剧的句子


1、你是否曾经有过刻骨的思念之情,几乎带来肉体的疼痛,把你和周围的一切隔绝,四周的景物变浅变淡,慢慢褪去颜色。

有时候你觉得它把你封闭得太厉害了,让你几乎喘不上气来,你会不顾一切地想用针把它刺破,哪怕是扎出一个小孔,至少让你透一口气。奇怪的就是,他既是那根针,又是包裹我的那个口袋。

——廖一梅《琥珀》 2、他有着小动物一样的眼神,他的温柔也是小野兽一般的,温柔违反了他的意志,从他眼睛里泄露出来。他自己彷佛也意识到了,为此羞愧似地故意表现得粗鲁无理,就像小野兽朝天空龇出它还很稚嫩的利齿,作出不可侵犯的样子。

——廖一梅《恋爱的犀牛》 3、一切白的东西和你相比都成了黑墨水而自惭形秽,一切无知的鸟兽因为不能说出你的名字而绝望万分,一切路口的警察亮起绿灯让你顺利通行,一切指南针为我指明你的方位。——廖一梅《恋爱的犀牛》。


4. 形容话剧的诗句


话剧所引用的诗文必须要观众爱听并能懂,绝不能使用一些疏僻或意境很深的诗文,否则观众听不懂,演员白费劲。说白了就是要使用观众们听得多背得出的东西。

最好是李白和苏轼的诗词,因为他们的诗词豪迈雄放,能够产生很好的舞台效果,并且由于他们的诗脍炙人口,容易让观众理解并产生共鸣。如李白的《蜀道难》《将进酒》《行路难》等,苏轼的《念奴娇 赤壁怀古》《水调歌头(明月几时有)》《定风波 (莫听穿林打叶声)》等等。根据剧情需要可以引用李清照、杜甫或其他大家的作品,如果是要表现太过于低沉和阴郁的感情的话,选用他们的诗词则非常合适,但是要配上比较能突出效果的音乐。


5. 形容话剧的诗句


话剧所引用的诗文必须要观众爱听并能懂,绝不能使用一些疏僻或意境很深的诗文,否则观众听不懂,演员白费劲。说白了就是要使用观众们听得多背得出的东西。

最好是李白和苏轼的诗词,因为他们的诗词豪迈雄放,能够产生很好的舞台效果,并且由于他们的诗脍炙人口,容易让观众理解并产生共鸣。如李白的《蜀道难》《将进酒》《行路难》等,苏轼的《念奴娇 赤壁怀古》《水调歌头(明月几时有)》《定风波 (莫听穿林打叶声)》等等。根据剧情需要可以引用李清照、杜甫或其他大家的作品,如果是要表现太过于低沉和阴郁的感情的话,选用他们的诗词则非常合适,但是要配上比较能突出效果的音乐。


6. 描写舞台表演的句子


我们虽然不晓得故事的内容,但是我们的情感,却能随着她的动作,起了共鸣!我们看她忽而双眉颦蹙,表现出无限的哀愁,忽而笑颊粲然,表现出无边的喜乐;忽而侧身垂睫表现出低回宛转的娇羞;忽而张目嗔视,表现出叱咤风云的盛怒;忽而轻柔地点额抚臂,画眼描眉,表演着细腻妥贴的梳妆;忽而挺身屹立,按箭引弓,使人几乎听得见铮铮的弦响!像湿婆天一样,在舞蹈的狂欢中,她忘怀了观众,也忘怀了自己。她只顾使出浑身解数,用她灵活熟练的四肢五官,来讲说着印度古代的优美的诗歌故事!

一段一段的舞蹈表演过(小妹妹拉达,有时单独舞蹈,有时和姐姐配合,她是一只雏凤!形容尚小而工夫已深,将来的成就也是不可限量的),我们发现她们不但是表现神和人,就是草木禽兽:如莲花的花开瓣颤,小鹿的疾走惊跃,孔雀的高视阔步,都能形容尽致,尽态极妍!最精采的是“蛇舞”,颈的轻摇,肩的微颤:一阵一阵的柔韧的蠕动,从右手的指尖,一直传到左手的指尖!我实在描写不出,只能借用白居易的两句诗:“珠缨炫转星宿摇,花鬘斗薮龙蛇动”来包括了。

看了卡拉玛姐妹的舞蹈,使人深深地体会到印度的优美悠久的文化艺术、舞蹈、音乐、雕刻、图画……都如同一条条的大榕树上的树枝,枝枝下垂,入地生根。这种多树枝在大地里面,息息相通,吸收着大地母亲给予他的食粮的供养,而这大地就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印度的广大人民群众。

卡拉玛和拉达还只是这颗大榕树上的两条柔枝。虽然卡拉玛以她的二十二年华,已过了十七年的舞台生活;十二岁的拉达也已经有了四年的演出经验,但是我们知道印度的伟大的大地母亲,还会不断地给她们以滋润培养的。

最使人惆怅的是她们刚显示给中国人民以她们“游龙”般的舞姿,因着她们祖国广大人民的需求,她们又将在两三天内“惊鸿”般地飞了回去!

北京的早春,找不到像她们的南印故乡那样的丰满芬芳的花朵,我们只能学她们的伟大诗人泰戈尔的充满诗意的说法:让我们将我们一颗颗的赞叹感谢的心,像一朵朵的红花似地穿成花串,献给她们挂在胸前,带回到印度人民那里去,感谢他们的友谊和热情,感谢他们把拉克希曼姐妹暂时送来的盛意!